主页 > 航天数码 >宜兰观测站39.9度有争议?彭启明:标準不同生活 >

宜兰观测站39.9度有争议?彭启明:标準不同生活

2020-05-22 836 ℃

昨(30)宜兰土场出现该观测站最高温纪录的39.9度,更创下全台所有观测站有史以来的最高纪录的前三名,彭启明则在FB提出该观测站与一般观测站边準不同的说法。图为资料照片。   图:翻摄自Flickr/Yen-Cheng Li开放权限

昨(30)宜兰土场出现该观测站最高温纪录的39.9度,更创下全台所有观测站有史以来的最高纪录的前三名,但令人觉得质质疑的是为何邻近的花莲观测站仅有36.6度,因此彭启明在FB说明,宜兰土场属于无人的自动观测站,并且位于裸露的砂石地,所以与一般气象观设站标準不同,所以不一定就代表整个区域的天气现象。

昨天在宜兰的土场发生极端高温,但彭启明则在FB提出观测站标準不同的解释。彭启明提到,宜兰土场属于无人的自动观测站,并且观测站就位于裸露的砂石地,和标準的气象观测站可能不尽相同。彭启明更比喻。如果在台北市自由广场上,都是岩石的广场上,装设气象测站在升旗台位置,也有可能测量到超过四十度的温度。

现在许多观测站与一般标準观测站基準点不一致,并无法代表整个区域的气温状态。彭启明说到,宜兰土场可能受小区域的地形,造成沉降气流,可能也是主因,不过旁边标準的宜兰站,却无明显的现象,所以目前虽有越来越多测站,可以量测到的小区域天气现象,但仍须判定当地的环境条件因素,不见得代表整个区域的现象,因次在基準点没有一致情况下,就容易让大家认为出现极端的热发生的印象更加深。

猜你喜欢